retweet

杂记

*一。农民* 周六回老家忙收麦子,时间还早,收割机还没到,只是帮忙收了一小块地(以前的打麦场)的麦子,大约二分地。 又是晒,又是轧,又是扫,又是扬,忙活了一下午,到第二天装袋子,充分见证了农民的不公平。为什么说不公平呢?一袋麦子大约一百斤,市场价才七八十块钱人民币,扣除5斤麦种、化肥若干、浇水的电费,我老妈的劳动成果还不如我在城里忙活半天赚的多。 说明什么?说明粮食太过于便宜了。 *二. 农活* 昨天早上趁凉快,我们去自家的树林锄草。这样的农活我最喜欢干。简单,舒服;树荫遮阴,有风解汗;我可以一边机械的劳动一边想很多事情,在我学生时代几乎每天都思如泉涌,这可能也与在大自然中劳动有关。 现在种粮食不如种树,我们村边上的空地,几乎都种上了树,村边绿荫一片,让我想起“绿树村边合”的诗句。家里空气真好,在这样的地方劳动,偶尔回头看看后面横七竖八躺着的草,比编写一段代码都有还成就感呢。 *三。一点想法* 要是联合收割机不紧将麦粒子收好,同时直接产生馒头就好了。想象收割机一边收割,一个一个的馒头咚咚的跳出来,肯定好玩极了。
--EOF--

若无特别说明,本站文章均为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,谢谢
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dulao5.com/life/2005/06/13/aaa.textile